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刀白凤】(01)作者:堕落使徒
【刀白凤】(01)作者:堕落使徒
字数:3224


  房内传出阵阵物品被摔打的声音。摔东西的正是段正淳的正门妻子—刀白凤。
  而附近的下人﹑侍卫对此都见怪不懂。以段王爷的风流个性,刀白凤房内物品每月总得换一次新的。

  然而这次的风波停得比往常早。

  因为刀白凤想通了「段郎。既然你要风流,那就别怪我多情了。」没错,刀白凤想通了新的报复方式。

  刀白凤性子本就刚烈不下男子。既然段正淳能处处留情,那么刀白凤自然也可以找些帽子给段王爷戴。

  鲜绿鲜绿的帽子。

  下了决定。刀白凤也不拖泥带水,翻开衣箱去找衣服。

  勾汉子,总得穿漂亮一点的。

  天龙寺外。

  换好了衣服的刀白凤正在山野中瞎逛。一身层次分明的白:一头青丝挽好在脑后。素白的半透罗纱内。上好丝绸制的白色的诃子虽然没有带子,紧紧的裹着那傲人坚挺而毫无掉下的意思,却仍不能完全覆盖双峰。两抹雪白夹着深沟,连着两肩至大半后背在罗纱内若隐若现。下连同样雪白的裙装。美如仙,艳若妖。
  虽说要勾汉子,但刀白凤可不知道去哪找汉子来勾。

  找下人侍卫之类的近人也太危险了。所以刚才出门时直接无视了因难得一见如此美妇而双眼发直的人们。

  此时却突然听到一阵哼哼。绕过小片林子,却是一个靠在树下的叫化子。薘头垢面,头发结成一块一块的,乌黑的身上衣衫不止褴褛,更是缺衣少件。细看下,更是没了自大腿下的双腿。

  「……这……」虽然刀白凤也是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但这叫化子身上也太髒了。勾汉子,也得勾好一点吧?

  想至此处又是心头火起,段王爷下半身可是生冷不忌,一个又一个的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要做就要做绝,反正要污了这身子。那就选个最污的吧。也罢,就便宜你这叫化了。」刀白凤如此念着,更决定要尽极温柔,用这美艳王妃的身体去好好服侍这叫化子。

  正因伤病而哼哼低吟的叫化,突然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位仙女。一身素白半露胸式裙装,脸上艳如桃李。

  刀白凤也不多言语,不理呆了的叫化,只是轻俯娇躯为他寛衣解带。只是脱掉叫化身上的衣物已是把一双玉手弄的乌黑。

  叫化下身的雄伟却是让刀白凤意外。一手轻轻摸着男根,一手按在叫化胸膛上,就投进了叫化那臭气燻天的怀里。

  叫化被这变故惊呆了,但男人天性的反应却让他抱紧了美人,在美人手中的男根更是越发坚硬。

  刀白凤被能燻死人的男人气息包围着,这等浓烈的雄性味道让她也傻了。但可没忘记要好好服侍叫化。

  红唇奉上,香舌舔着叫化唇齿。此时刀白凤也动情了,舌头更深入叫化嘴内唇舌交缠。一身白衣上已有道道黑痕。压在叫化胸膛上的饱满香软的胸部慢慢打磨,让雪白的诃子变的一片污黑。男人的胸膛与女人的温软斯磨让刀白凤身子更是火热。

  诃子只是轻薄的丝绸,叫化已经可以感觉到那两团软肉上有两点发硬。乳头磨在男人身上,让正与叫化热吻中的刀白凤酥麻了半身,唇齿间多了一丝勾人的低呜,手中更越发温柔的套弄着叫化的男根。

  鼻中臭气提醒着她,身前的男人不是她那风流倜傥的相公,更挑起心底那一丝淫性。

  她决定给这位叫化相公做一件事,一件段正淳也未曾在她身上享受的事。
  她爬了起身,分离的唇间拉起一根淫丝。

  再次俯下。身为王妃,自然学习过诸多取悦男人的手段,但她却一次也未给段王爷享受过。比如此时,她就要用那红唇服侍那根髒﹑臭却又坚硬粗大的男根。
  叫化更是傻傻的任由刀白凤动作。刀白凤双手握不满那根粗长,低下头,先在龟头上印下一吻。

  长时间没清洁,一吻下那腥臭简直可怕。但刀白凤毫不在意,不如说,更加欢喜。在看不到的裙下,淫水已经顺着大腿流淌。

  伸出舌头,试一试味儿,这一下味道更加恐佈,马眼的腥﹑尿水骚﹑汗水的臭。但刀白凤却如享受山珍海错一样细细的用舌头品味。王妃正俯着身用那滑暖软的舌头缠绕舔舐叫化那髒臭的男根。

  叫化哪经得着这场面。刀白凤舌头一卷,鼓唇一吮,臭不可挡的精液就哗哗的射进嘴里。然而她却没有吐出,含着龟头,一手托在下巴,一手抚着阴囊。让精液一发一发的打在口腔内,一滴不落的全进了那樱桃小嘴里。

  含着精液,用舌尖细细的清洁好开始发软的男根后。然后轻轻张合红唇,让精液的腥臭缭绕口鼻间细细品嚐。身上无论是罗纱﹑诃子﹑裙娘都被染上一块块污黑。美艳仙女,污了雪白衣装,跪坐泥地,细品精液。这淫美的场景,叫化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享受完精液的腥臭后,刀白凤直接把精液嚥了下去。她的身子还没被玷污够。
  身上的衣服已经髒得不可见人了。王妃张开腿,跪坐在叫化的身上。刚泄身的男根与火热的女穴只隔了一层裙装。女穴流出来的汁水,湿透了腿间的裙装,那湿热的感觉令叫化有种刀白凤在他身上失禁了的错觉。

  刀白凤双手抓着叫化双手,引导他把自己下身的裙装脱下。裙子落在地上,修得整齐的乌黑毛发和毛发下的女穴清楚的现在叫化眼前。

  此时女穴与男根再无阻隔,女穴紧贴着的滑动令男根也开始再次抬头。男根又开始越发坚硬,男根互相磨擦的女穴也越发酥软。

  刀白凤要等男根再次坚如铁石时才让他插入,於是再次引着叫化抓上酥胸。大手立马在诃子上留下手印。

  叫化也轻轻的抓捏那双山峰。「啊……」手指间掠过乳头,让一直不发一声的刀白凤忍不住娇吟。下身更勤快的磨擦男根。

  但终是不够爽快「唔……」血脉贲张的叫声终是令叫化回神了。一把拉掉开始松脱的胸衣,直接抓在那白而大,却依然挺拔的双乳上。手指抓的乳肉从指间漏出,再用手心去研磨那发红的乳首。此时的王妃身上只剩下一件片片污黑的罗纱。

  那带点粗暴的感觉让刀白凤更是性起。扶起足够坚硬的男根抵开穴口「嘶……」

  她要用那根髒污的肉棒插入那王妃的女穴内了。刀白凤的心兴奋的简直要跳出来。

  已经不是说报复,而是要享受这残废叫化大肉棒的奸淫。让他好好的受用这淫乱的身体。

  龟头顶好氾滥的穴口。一下子坐了下去「嗯哈啊~~」。婉转高昂的叫声中,男根一下子推开了紧致的肉壁,填满了飢渴的女穴。酸麻变成焚身的火热。
  刀白凤手按在叫化肩上腰肢不停的扭动,让肉棒翻搅女穴。叫化显然不是新手,抓﹑捏﹑揉。硕大的雪白乳肉在黑手中不停变形,慢慢被摸的变成灰黑肉球。更开始挺着腹,用肉棒在女穴内乱冲乱撞。

  刀白凤只觉得快要死了。从未如此舒服,从未如此爽快。女穴内被腥臭肉棒翻江倒海,双乳被髒污大手抓揉把玩。上下被淫弄的快感简直如飞天遁地不知身在何方,娇媚的呻吟更是一息不停婉转在林中。

  但还是不够,要与那叫化,那男人更加亲热。双乳要被更淫亵的玩弄,女穴要被奸进更深处。

  刀白凤努力移动越来越无力的身体,伸手把叫化的头抱进了怀内。一双被玷污的美丽巨乳贴上了叫化的脸。

  叫化空出左手抱紧了王妃的奷腰,换上用嘴巴撕咬舔食那香软乳肉。牙齿轻咬,用力吮吸美味的乳头。

  刀白凤被玩弄的全身无力,只剩手臂抱着叫化不让他撤开双乳,还有肉壁死死的缠绞那在王妃的女穴兴风作浪的肉棒。

  那王妃傲人的双乳赤裸裸的在叫化髒手中被把玩,美妙的乳头被叫化肆意啃吃舐食。

  那曾经只有王爷才可享用的女穴更是被叫化腥臭的男根奸淫。

  刀白凤决定的偷汉玷污这身美肉的目标已经完成,更是得到了未曾感受过的无上快感作为奖励。她只能用越发高昂淫骚的浪叫去发泄感受。

  可能之前已泄一次的原因,这次叫化的肉棒更加的耐久。在一声响彻树林的浪叫后,刀白凤终於混身发软的趴在叫化身上。

  叫化也发现了刀白凤已经泄身。为了刀白凤着想,他也得尽快把男根退出,不可泄进刀白凤体内。

  正想推开刀白凤时,刀白凤只是轻轻拨开叫化双手,再次送上红唇热吻,女穴继续套着那根送她上天的肉棒。

  以最温柔的动作舌唇交缠,以赤裸的身体紧贴同样赤裸的男人,胴体交缠,轻摇屁股,让肉棒再次进至最深处。

  叫化仿似也明白了什么,龟头紧紧的顶在宫口,放松了精关。再次一滴不落。刀白凤用小腹完完整整的接下了所有阳精。

  当叫化从温柔中醒来时,佳人已去。留下的只有心头那份温柔。

  刀白凤悄悄回到房内,铜镜内她那身在雪白女体上的污迹极之显眼。却照不到小腹内那满满的来自野外一名残废叫化的阳精。更照不到心底那一点小小的萌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