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母狗龙裔】(04)作者:lijinxin1992
【母狗龙裔】(04)作者:lijinxin1992
字数:5996


              四、可耻的通奸

  一周后。

  「啊啊……主人……不……不要再来了,瑞雅……瑞雅要被你操死啦,咳咳……啊……」

  此刻我坐在床上,脖子上戴着象征着奴隶身份的项圈,丰腴的奶子也被穿了两个金色的乳环,看着瑞雅被卢埃林狠狠地压在床上大力猛干到两眼翻白娇喘连连,整条床单再度被喷涌的淫液、白浊和口水濡湿,一双手开始不自觉地抚摸着燥热的乳房和阴蒂。

  自从上次我被庄园外的暗精灵们轮流干过的一周后,瑞雅终于带着赫洛阿和苏菲回家了,老公则开始着手将她变成第二个性奴,于是安排我将一双碍事的儿女打发到了雪漫的战友团和冬堡的法师学院去进修,然后很老套地借我的手在瑞雅的饮食里下了药,在药物的作用下欲火焚身的瑞雅不得不哀求着老公操了她的处女小屄。

  起初瑞雅清醒后还试图反抗过,但是当看到我在老公的命令下乖乖地脱光了衣服露出了被刺穿的奶头,并当面替他吮吸鸡巴的时候,她的精神几乎立刻就崩溃了,很快在卢埃林的肉棒攻势下沦落成了一条和我一样的只知道挨操的母狗。
  「哦哦哦哦瑞雅你个婊子的淫穴真他妈的紧啊,不愧是处女,比道格薇那个之前就被人干烂的贱货强多了,哈哈哈给大爷接好,本大爷高贵的精液就要射进你那肮脏的阴道里去啦……啊啊啊啊哦哦——!!」

  老公一番猛烈地冲刺后终于喷发了,拔出的大屌带着白浊的精液在瑞雅巧克力色的肌肤上涂了一层奶油。听着老公一边怒射一边用淫秽的言语羞辱我,我不仅不感到恼怒反而兴奋得下体分泌了淫液。在经过了长期的调教后我已经越来越享受作为一个被人做贱的婊子荡妇的快感了。

  「好啦道格薇,该轮到你干活了。」卢埃林气喘吁吁地躺倒在床上,勃起的肉棒还没有萎靡下去,上面沾满了粘稠的精液和瑞雅的蜜汁。

  「是……」我四肢并用地爬了过去,伸出舌头开始清理老公的老二,上面黏糊糊的液体散发出的刺激性气味让我难以自已,嘴上的工作开始愈发地卖力起来。
  「呼……呼……啊……道格薇你真他妈是个妓女,这舌头……啊啊哦……哈哈……你以前去当英雄真是浪费了……」

  在我的舌尖攻势下老公的鸡巴很快就再次兴奋起来,他两手摁着我的头开始了新一轮大力抽送,但这次他没有坚持多久,一股浓精就从他的龟头处迸发注满了我的小嘴。

  「唔唔……咕唔……」

  老公狠狠地揪住我乱糟糟的金发,将肉棒直抵在我的喉咙,看着我的脸颊被充满的精液撑到鼓起之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将渐渐软了下去的老二从我的齿间滑了出来。完成了工作后我抬起头,用头发和脸颊将老公肉棒上的污秽擦拭干净,然后伸出了舌头,一缕白浊顺着我的嘴角和舌尖滑落在床单上,展示着我努力侍奉老公的成果。

  「好啦,老公今天累了,去和瑞雅玩吧。」卢埃林喘着气拍了拍我的脸颊,眼眶处的黑眼圈显得更深了,自从驯服了瑞雅后他几乎天天和我们玩3P,身体很快就有些消耗不起了。

  「唔……」我幽怨地看了一眼老公已经疲软下去的肉棒,然后将目光瞟向了还躺在旁边喘息的瑞雅。我爬过去,整个身体压上了她巧克力色的肌肤,迎着她迷离的目光,我探出脸,将嘴唇紧紧地合在她的小嘴上,残留在我嘴里的浓精随着我的骚舌滑进了她的嘴。

  「唔哦~ 」舌头上传来了瑞雅醉人的悸动,我能感觉到她在试图品尝着我送去的精华,醉人的咸腥味让我们两个淫荡的美女愈来愈激动,瑞雅疯了一般地吮吸着我的舌头,渴望品尝到更多的精液,而我也乐得让自己的骚舌享受这么一番性爱的洗礼。经过一番长久的激吻后,我们终于恋恋不舍地分开了各自的小嘴,两条软香的小舌连着一根乳白的精丝落在了我们的奶子上。看着对方的眼神,我们打心底里知道我们是一路人了——渴望被男人凌辱蹂躏的下贱婊子。

  「道格薇,你今天出趟门,给我买点补药回来。」卢埃林看着自己彻底软下去的男根,抬头对我说道。

  瑞雅显得有点兴奋,因为这意味着我今天被打发出去跑腿,而她就有时间得到老公的宠幸。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很是失落,尽管我一直尽心尽力地用我这幅淫荡的身体满足老公的淫欲,但现在他很明显地更喜欢瑞雅那种棕色的肌肤和健硕的肉体了。

  呜,真是的。

  我哀怨地叹了口气,从衣柜里随便取了一件皮草大衣穿上就匆匆出了门,随后房间里就传来了老公的欢笑和瑞雅的娇吟。

  ……

  雪漫城。

  「哟,这不是道格薇嘛,怎么今天……咦,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啊,是得病了吗?」走到雪漫的市集,靠着贝莱托尔杂货店的乔?战狂就朝我打招呼,但看到我目光迷离,面色绯红,他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我……我最近有点感冒,所以……来买点药……」

  我拼命强忍着下体的躁动,朝着乔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没想到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教我的肉体已经淫乱到了这种地步,从观湖庄园骑马来到雪漫,光是马鞍摩擦我的小穴都让我难以抑制地高潮了三次,泛滥的淫汁濡湿了大衣下的内裤并顺着我的大腿流了下来。刚才在拴马的时候我竭力掩饰才没让老板斯库瓦发现我的马鞍上湿漉漉的。

  「啊,天际省最强大的人居然也会生病?何等厉害的病毒,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赶紧去吧。」

  厉害的不是病毒,是老公的大鸡巴啊。看着乔匆匆离开的背影,我竟然在心里自己做贱了我自己一句,脸颊红的更厉害了。我摇摇头,清醒了一下神智后走进了「阿卡迪亚之瓮」。

  「欢迎光临,咦,这不是龙裔道格薇?龙语者嘛?」

  站在柜台后面的不是往日的老板阿卡迪亚,而是旁边贝莱托尔杂货店的帮工西古德,年纪比我还小两岁,被东家贝莱托尔评价为「没什么前途的懒惰的小鬼」。
  「咦,怎么是你在看店,阿卡迪亚呢?」

  「阿卡迪亚去收货了,所以拜托我帮忙看一下店,你有什么需要的吗,虽然我不会配药,但你如果要原材料的话我还是可以帮你找的。」西古德打了个呵欠,看店这种事他并不是很喜欢。

  「呃……我……」话到嘴边我犹豫了,如果是阿卡迪亚还好,毕竟她是个喜欢勾搭年轻男孩的老不修,但要跟西古德说「我想要一瓶巨魔精华」这种话,还是会让我感到很紧张,毕竟在家里被当做性奴让老公和被老公指定的人泄欲是一回事,但让别人知道我是个公开挂牌的淫荡婊子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我知道我内心底其实很渴望让人知道,但身为一个女人仅存的羞耻感竭尽全力地让我打消了这种想法。

  「还……还是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找吧……」我支吾着摇摇头,然后自顾自地转身走向了放药剂的柜子开始翻找起来,没有花多久就找到了一瓶乳白色的液体,我打开瓶塞闻了闻,剧烈的腥气熏得我头昏眼花——那是巨魔精液的提炼物——这种味道让我既厌恶又兴奋,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隔着内裤抠挖起已经敏感不堪的淫穴,偷偷瞟了一眼柜台后面一脸无聊的西古德,我深吸了一口气,胆子大了一些,手里的动作愈发地激烈了。

  啊,我竟然公然在人家的店里自慰,何等下流的女人啊。

  「唔……唔啊……噫……」

  伴随着手指动作的加快,我不可抑制地发出了一些细小的娇喘,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渐渐软弱的膝盖也逐渐无法承受身体的重量,整个人跪倒了下去。
  「啊啊……肉棒……肉棒……好想来跟肉棒干我啊……」

  我的脸贴在冰冷的地板上,手指猛抽,头脑里幻想着老公从后面粗暴地扯着我的长发,让我痛苦地弓起身子,一边骂着我「贱婊子,母猪」一边在我的惨叫声中把他的大鸡巴狠狠地干进我的骚屄的样子。

  「啊啊,老公的大鸡巴,快来……快来嘛……」

  就在我不能自已地发出淫荡的呻吟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瞬间浇灭了我的淫欲。

  「你在搞什么,居然……!」

  我颤抖地抬起头,看到西古德一脸难以置信地站在我面前,低头盯着我淫乱不堪的丑态。

  「不是……我……我……」

  「嗯哼,原来传说中的龙裔英雄是这样的女人啊,」西古德不理会我慌张的嗫嚅,在我跟前蹲下然后顺手拿起了装着巨魔精华的瓶子:「不仅来买强效的壮阳剂,居然还明目张胆地在别人的商店里抠屄啊,看起来你似乎是被什么很厉害的男人开发过了呢。」

  「不……不是,这是我要买给我老公的……求你了别跟任何人说这件事……」一想到老公要是知道我在外面也这么淫荡,一定会用顶厉害的手段惩罚我,我不由感到一阵害怕:「我……我给你钱,给你很多很多钱。」

  「哦,赛普汀可是好东西,」西古德撇撇嘴:「不过我怀疑你是不是给得起能让我动心的价码。」

  看到他似乎心动了,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伸手去摸钱袋,却突然想起今天出门十分匆忙,竟然忘了带钱。

  「我……我今天没有带钱……」我心虚地低下了头,感觉今天的一切都糟透了。

  「不可能吧,龙裔居然会没钱?」西古德一脸一看就很假的惊讶表情地凑到我跟前:「我想一定是藏在什么地方了,你说是吗?」说罢他伸出另一只手一把扯开了我的衣襟,我一对丰满的乳房顿时从碎裂的布料中蹦了出来。

  「呀——!」突如其来地袭击让我不由自主地尖叫了一声,而西古德则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的胸部。

  「呵呵,脖子上还带着项圈呢,奶子都被人穿环了,装你妈的正经啊?」他拿手指扯了扯我奶头上的乳环,望着我几乎要哭出来的无助的样子,脸上露出了鄙视地神情:「还老公?我看是嫖客吧,让我猜猜看你现在的身价多少?二十个赛普汀就能干你一炮?」

  「不……不是啊,我不是妓女,我……我只是……」看着西古德已经激动地开始解裤带了,我惊慌地连连摇头试图解释,但他的鸡巴狠狠地抽在了我的脸颊上。

  「少废话,闭上你的嘴,张开你的腿,今天要么老老实实让我操,要么我就让全雪漫的人都知道你是个喜欢露出自慰,而且挂牌卖身的卖春婊子!」看着我茫然无助的软弱模样,西古德的态度和他的老二一样强硬起来,上前一把捏住我的脸,另一只手则开始肆意揉捏着我一对坦露的玉兔。

  「啊……呜呜……不行啊……你这是犯罪……是强奸啊……」

  我语无伦次地试图反抗,然而西古德急不可耐地将我虚弱无力的屁股抬了起来,大屌怒插一记,直接在我的淫穴里连根没入!

  「噫噫噫噫噫噫啊——!!」

  被一根粗壮的老二攻破了骚屄的我瞬间就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全身颤抖得热汗暴流之外根本没了半分反抗的能力。不仅如此伴随着西古德愈发感到刺激的抽插,我的屁股也逐渐开始迎合他的肉棒对我进行的蹂躏。

  「哼哼,就你现在这副骚样,说我强奸你?谁信啊,分明是你在主动勾引我嘛。」西古德激动地耸动着腰肢,然后迫不及待地用舌头将我因失神而吐露的小舌勾入口中,饥渴地吮吸着。

  「唔唔……」我细嫩的香舌被他粗暴的吮吸弄得生疼,但小屄正被一根大屌猛干着的情况下我除了老实挨操之外再没有半分力气去顾及别的了,香滑的唾液被他尽情地吸走、品尝,终于他心满意足地松了口,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只留下被呛到的我痛苦地咳嗽。

  「嘿嘿,别装一副可怜相,我知道你这贱货骚着呢,看看你的屄,出水出得跟喷泉似的,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会娶你这么一个淫妇做老婆!」

  西古德的巨根在我体内疯狂扫荡,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令我自己都感到羞耻的叫春呻吟:

  「啊啊……啊……啊啊……慢点啊……操死我了……我是骚屄……是淫妇……啊啊……不对……我是……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快点干我……干死我啊——!!」

  「我操,还真他妈的淫贱,你这婊子到底被多少男人干过啊,来,告诉我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我的叫春让西古德的施虐之心变得愈发旺盛了,他一边干着我的嫩穴,一边兴奋地狠狠抽了我两记耳光,顿时两个鲜红的手印均匀地印上了我的脸颊。

  「噫噫噫……啊……是……是白河监视哨的哈瓦尔……啊啊……我的第一次……就是被……啊啊……他的大鸡巴给夺走的……啊……」

  「啪啪——!!」西古德抬手又是两耳光:「那他操得你爽吗?」

  「爽……爽啊……骚……骚屄都给他操成肉……肉棒的形状啦……啊啊……」「啪啪——!!」「那你还跟谁做过啊,都是怎么做的啊?」

  「跟……跟老公做过,哈瓦尔……把我放回去之后我就被老公干了,他……他用大鸡巴干我……啊啊……干了我一整夜……啊……差点就被他操死了……唔唔啊……还……还和我家外面的暗精灵们做过……他们……他们五个人玩我一个……啊啊……连屁眼……都……都被他们操过了……」

  我两眼翻白,嘴巴含混不清地述说着身为龙裔英雄的我被人蹂躏奸淫的堕落历程,脑海中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一一闪过:被哈瓦尔?铁手粗暴地殴打,低声下气的哀求换来的是更猛烈的耳光和被大屌破身带来的钻心的痛苦;被调教成淫娃的我在家自慰被卢埃林发现,在他的挑逗下我吸了他的鸡巴,随后就从家主变成了供他泄欲的小妾;像狗一样被老公牵到路边让暗精灵们肆意奸淫,被四人夹攻的同时还要卑贱地给其中的女精灵舔靴子;和瑞雅一起被老公赶上床然后操到叫妈妈,每天躺在被精液濡湿的床单上昏死过去或者身上被浇上一层精液……
  多么淫乱下贱的人生啊,仅仅只是一周,我就从万人敬仰的英雄变成了任人淫乐的婊子,但这样的过程又是如此的令人兴奋。

  或许真如老公说的那样,比起做一个英雄,做婊子更适合我。

  「嘻嘻,看来你所谓的老公也不过就是你的嫖客当中的其中一个嘛,那再多一个你也无所谓吧……等等,比起丈夫,我更喜欢『情夫』呢,来,说你是个人尽可夫,背着老公在外面偷男人的骚货!」西古德听着我淫乱的自述也愈发兴奋起来,下体的耸动速度猛然加快了许多,怒挺的龟头摩擦着我腔壁内的嫩肉,让我脆弱敏感的阴道难以招架地洩了又洩……

  「啊啊啊啊啊……情夫……是的……你是我的情夫,是我这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在外面勾搭的野男人……噫噫噫啊啊……情郎你的大鸡巴好厉害啊……啊啊啊……干得奴家我……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比老公强多了啊……啊——!!」

  伴随着我最后一声高亢的呻吟,我迎来了西古德的挺屌怒射和本次交合的第七次高潮,抱着我屁股的手疲惫的松开,我一下坐到了地上的水洼——那是我自己的下体分泌出的淫液形成的——抽搐开合着的鲍鱼间一股白浊的精液汨汨地流了出来,而我早已失神的脸上还保持着一副扭曲的微笑,那是对高潮和性爱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渴望。

  「沙沙~ 」

  西古德揪起我的一缕金发清理了一下他鸡巴上的白浊和爱液,然后在我的脸上涂了涂,挑起了我软弱的下巴:「亲爱的道格薇?龙语者大人,我想我们今天共度春宵十分地愉快,那么作为你的情夫,我想我们以后还有更多野合的机会,现在赶紧起来从这家店出去,你不会喜欢我们的奸情被某些不合时宜的客人撞见吧?」

  「唔唔……奴家……奴家会再来的……情郎的肉棒……最厉害了……」我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感到西古德的又一次对着我的嘴唇吻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观湖庄园。

  「啊啊啊……瑞……瑞雅!!不要啊……不要再动了!!!!」

  卢埃林眼眶发黑,面色痛苦地发出了哀嚎,而瑞雅满脸陶醉地坐在他的身上奋力地扭动腰肢!

  「啊……啊……啊……老公……老公再来嘛……老公……快给我啊……老公……」

  「你……你……啊啊……不行啦……不行啦……我……我……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嚎过后,卢埃林因剧烈的刺激而挺直的腰杆猛地瘫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